五味堂中醫氣功普教網  
歡迎您光臨 五味堂 (www.kqqxvd.tw)濟世之道,莫先于醫;療病之功,莫先于藥……五味堂 宗旨:【傳承中醫中藥國粹,弘揚氣功武術瑰寶——致力于全民健康!】五味堂網站是提供傳統中醫養生保健知識、經方秘方驗方、中藥草藥知識、醫療保健氣功、武術氣功、傳統拳械、易學邊緣知識等,供網友、會員繼承、應用、研究、發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的網上交流平臺……網站正在逐步建設完善,現已開放注冊,歡迎有志于振興中醫、弘揚國粹的同仁蒞臨指導交流,共同研討、提高。也歡迎所有信任和支持傳統中醫藥、民間中草藥、武術氣功的朋友經常來 五味堂 了解、學習、交流。祝大家健康快樂 ^_^
..
..
..
點擊交談..
..
..

論壇帖子內容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ad Content
“火神派”述略——張存悌
作者 五味堂主   查看 5380   發表時間 2008/11/10 08:19  【論壇瀏覽】

“火神派”述略——張存悌 




20世紀二三十年代,上海灘名醫輩出,各顯身手。1929年秋,上海一巨賈,因患傷寒遍請中西醫高手診治,病勢日增,某名醫斷為“誤投辛燥,法在不救”。名醫祝味菊力排眾議,全力承攬,“具結”擔保,果斷采用附、桂、麻、姜之劑,不數日而愈。當時滬上醫界為之轟動,不僅贊其醫術,更佩服其“具結”擔保之勇氣。陸淵雷謂“君(祝味菊)心思敏銳,又自幼專力治醫,造詣非予所及。”徐相任稱他為“國醫中不羈才是也”。名醫章次公也大為嘆服,自謂:“此后一逢先生則奉手承教,俯首無辭。”考陸、章諸公皆為滬上醫碩,自視頗高,能說出如此肺腑之語,足見對祝味菊欽佩之情。

祝味菊(1884—1951),以善用附子著稱,人譽“祝附子”,是近代中醫史上一個著名流派———“火神派”的代表人物之一,本文借其軼事開頭,談談火神派。

所謂火神派,是因為該派風格獨特,以善用附子、干姜等熱藥著稱,屢起大證、重證,驚世駭俗,在全國獨樹一幟,而且代有傳人,發揚光大,歷百余年而不衰,至今猶有余韻。中醫史上有金元四大家,有經方學派、溫補學派、溫病學派等等,千百年來,它們各樹一幟,各呈異彩,匯聚而成中醫學的豐富源流。鮮為人知的是,在清代末年,四川還出現了一個重要的醫學流派———火神派。以筆者看來,其理論之精妙,用藥特色之鮮明,影響之大都不下于上面各家醫派,堪稱中醫寶庫里的明珠,實有發掘之必要。各位同仁若有興趣或有相關資料,萬望不吝賜教。醫史證明,凡能創造一家學派者,必有領軍人物和幾個代表人物,還要有一定的理論著述與相當的臨床實踐(醫案)。這幾條缺一不可,否則難以形成氣候,更無以造成影響。按此標準衡量,火神派可謂條條具備。其領軍人物是鄭壽全。

鄭壽全(1804—1901),字欽安,四川邛崍人,清同治年間,在成都開創了“火神派”,譽滿全川,《邛崍縣志》稱其為“火神派首領”。以善用附子,單刀直入,撥亂反正著稱,“人咸目予為姜附先生”,實醫林一代雄杰。傳此派之學者,百余年來不乏其人。吳佩衡(1888—1971)南下昆明,云南遂有“吳附子”之名,他尤以善用附子治麻疹逆證而風靡一時。祝味菊(1884—1951)東去上海,滬上醫界幾無不知“祝附子”者,他治熱病,雖高熱神昏,唇焦舌蔽,亦用附子,認為熱病不死于發熱,而死于心衰。吳、祝二位,馳名華夏,其影響較之鄭欽安有過之而無不及,其中祝味菊還是第一個提出“八綱”(陰陽、表里、寒熱、虛實)概念者。其它還有華陽劉民叔(川藉滬上名醫),以及陸鑄之(有火神之稱)、補小南、范中林、龔志賢(重慶)、戴云波(成都)等,皆為四川人,這一點頗有意味。其中祝味菊雖系浙江人,但弱冠(25歲)入川,拜蜀中名醫劉雨笙等3人為師,數年學成,且在四川度過了17年的光景,逐步形成溫補為特點的用藥風格,1926年為避“川亂”才遷居上海,名揚滬上。

火神派的著述:鄭欽安———《醫理真傳》(1869年)、《醫法園通》(1874年);吳佩衡———《麻疹發微》、《傷寒論新注》、《吳佩衡醫案》;祝味菊———《傷寒質難》、《祝味菊醫案選》;劉民叔———《魯樓醫案》;范中林———《范中林六經辨證醫案選》等等。

粗略總結,火神派理論有如下一些特點:


①學術上以《內經》為宗,“洞明陰陽之理”,“功夫全在陰陽上打算”。“病情變化非一端能盡,萬變萬化,不越陰陽兩法。”(鄭欽安語)

②臨床上則“用仲景之法”,用藥多為附子、干姜、肉桂等,附子常用至100g以上甚至300g,尊附子為“百藥之長”(祝味菊語),用方則多為四逆湯、白通湯、麻黃附子細辛湯等,這是火神派最鮮明的特點。

③用藥上雖有執滯之嫌(其它醫派如寒涼派、溫補派亦有此特點),但該派持論還是公允的,并不專用姜附,其它藥當用者則用,并不偏頗,“予非專用姜附者也,只因病當服此”(鄭欽安語)。

④對附子的應用有一整套鉸為成熟的經驗,包括其配伍和煎煮方法,如祝味菊用附子多配伍磁石、棗仁等;吳佩衡大劑量投用附子時,必令久煮3h以上,以口嘗不麻舌口為度。理論總是抽象的,實踐才是具體的。

下面引用吳佩衡大劑四逆湯治愈重癥肺膿瘍一案以供玩味。

患者海某,女,19歲。因剖腹產失血過多,經輸血后,突然高燒40℃以上。經用青、鏈霉素等治療,體溫降低,一般情況反見惡化,神識昏憒,呼吸困難,白細胞高達20×109/L以上。因病情危重,不敢搬動,未作X線檢查,于1959年1月3日邀吳佩衡會診。

患者神志不清,面唇青紫灰黯,舌質青烏,鼻翼煽動,呼吸忽起忽落,指甲青烏,脈弦硬而緊,按之無力而空。辨為心腎之陽衰弱已極,已現陽脫之象。治唯扶陽抑陰,強心固腎,主以大劑四逆湯加肉桂,藥用:附片150g,干姜50g,肉桂(研末,泡水兌入)10g,甘草20g。預告病家,服藥后若有嘔吐反應,且吐后痰聲不響,氣不喘促,尚有一線生機。藥后果吐痰涎,神識較前清醒,嗜臥無神,舌尖已見淡紅,苔白滑厚膩,鼻翼不再煽動,咳出大量膿痰,脈象同前。前方加半夏10g,茯苓20g,甘草減為8g。三診時神清,唇舌指甲青紫大退,午后潮熱,仍有咳喘,咯大量膿痰,脈弦滑。前方出入:附片200g,干姜100g,上肉桂(研末,泡水兌入)10g,公丁5g,法夏、橘紅各10g,細辛5g,甘草8g。此后病入坦途,諸癥均減。經X線檢查,雙肺有多個空洞,內容物已大半排空。細菌培養,檢出耐藥性金葡菌,最后診為“耐藥性金葡菌急性嚴重型肺膿瘍”。仍以附片150g,干姜50g,陳皮、杏仁、炙麻黃各8g善后,1周后痊愈。(《吳佩衡醫案》)

 

此案頗能代表火神派診治風格,其認癥之獨到,用藥之峻重,皆非常醫所及,讀來令人欽佩。如此兇險之癥,吳氏以其過人膽識,高超醫技挽之,令人嘆服。若從白細胞20×109/L、咯吐膿痰、肺膿瘍等入手,很可能陷入“痰熱蘊肺”的認識中,用些魚腥草、黃芩之類套方,一般醫者難以免此俗套,那就很難想象是何后果矣。

火神派”再述
張存悌 




去年曾寫過一篇《火神派述略》(載本刊2004年3期),感到意猶未盡,同時又搜集了許多新資料,故而再議這一話題。

一般公認,凡能構成一家學派者,必須具備幾個條件:第一,有一個獨特的學術思想或者說學說,例如河間學派的火熱論;第二,有一個有影響的學術帶頭人,即宗師,例如補土派的李東垣,還要有一批跟隨宗師的傳人(親炙或私淑),對其學說或尊崇,或信抑,或研究,甚至發揚之,從而形成一個“人才鏈”;第三,必須有闡述學說觀點的有影響的傳世著作,例如傷寒學派的《傷寒論》,溫病學說的《溫熱論》等;當然還要有相當的臨床實踐(醫案)。這幾條缺一不可,否則難以形成氣候,更無以造成影響。按此標準衡量,火神派可謂條條具備,甚至可以說“十分過硬”。


1 火神派的學術思想 

以鄭欽安為代表的火神派最主要的學術思想是:重視陽氣作用,善用扶陽方法治病,對陽虛陰盛病癥的辨識深刻而全面,擅用大劑姜附等辛熱藥物,在有些方面超過前人,對后人也頗具影響。當然火神派的學術思想與以張景岳為代表的溫補派有所不同,這一點筆者將在以后介紹。

2 火神派的宗師和傳人 


火神派的開山鼻祖是鄭壽全。鄭壽全(1824-1911),字欽安,四川邛崍人,清同治年間,在成都開創了“火神派”,《邛崍縣志》稱其為“火神派首領”。以重視陽氣,善用附子干姜等辛熱藥著稱,人譽“鄭火神”,“姜附先生”。譽滿川蜀。

鄭欽安中年設帳授徒,自然桃李眾多,傳人不在少數。從有限的資料中可知,入室弟子有盧鑄之(1876-1963)先生,光緒十六年從師于鄭欽安先生學醫達11年之久,繼承鄭欽安學術思想,屢起沉疴,時人尊呼為“盧火神”。兒子盧永定傳其衣缽,在60余年實踐中善用大劑附子、桂枝、生姜等品,屢起沉疴痼疾,民間亦尊為“盧火神”。盧永定有弟子黎呂瓊,今在成都七院工作,臨證亦常用大劑量附子、生姜等品,屢愈頑疾。

另有鄭仲賓先生,“少時師承鄭欽安”,后畢業于京師大學堂,蜀中名醫,解放前逝世。私淑鄭欽安者應該更多,舉其要者錄之。


吳佩衡(1886-1971),四川會理縣人,云南四大名醫之一。推崇鄭氏學說,認為“鄭欽安先生的著作是在實踐中闡揚仲景醫學的真理,其獨到之處,能發前人所未發,筆者認為在治療疾病上很有價值,可以作為中醫科學化的基本材料。”解放后任云南中醫學院院長,可謂桃李滿門。兒子吳生元繼其衣缽,現為云南中醫學院附院主任醫師。

祝味菊(1884-1951),浙江人,弱冠入蜀,從劉雨笙等研讀醫經,滬上名醫。門人有王兆基、徐伯達、徐仲才、胡覺人、陳蘇生等。兒科名醫徐小圃早年偏重于“小兒純陽,無煩益火”的理論,用藥主“清”。后因其子患“傷寒”垂危,自治不效,請祝味菊用附子等藥化險為夷,乃虛心向祝氏求教,亦成擅用附子大家。另一滬上名醫陳耀堂(1897-1980),亦曾從學于祝味菊,自謂:“余臨診四十年來,平時喜用溫劑,而尤常用附子,對疑難重癥,則能應手取效。”

吳佩衡與祝味菊二公均以善用附子著稱,人譽“祝附子”、“祝附子”,聲名似乎著于鄭欽安,為火神派增輝不少,當然這可能與年代久近有關。

唐步祺,87歲,四川名醫。祖父唐蓉生私淑鄭欽安,唐步祺幼承庭訓,研習鄭氏之學,民間譽為“唐火神”。唐步祺老先生終身鉆研火神派思想,晚年窮十五年之功撰成《鄭欽安醫書闡釋》一書,堪稱火神派代表人物,其弟子遍及海內外。

范中林、補小南、劉民叔(1897-1960)等川蜀名醫,貴州名醫李彥師等,均能發揚火神派思想,擅用附子,而有“某附子”之稱。


其它還有重慶龔志賢、成都戴云波、無錫張劍秋、湘潭朱卓夫(1893-1969)、西昌張紫衣、云南李繼昌先生等皆受火神影響,以擅用附子著稱。限于眼界,其它未知的火神派傳人更是不知凡幾。回顧一下,醫史上除張景岳以擅用熟地而稱“張熟地”,余師愚以擅用石膏而稱“余石膏”以外,象火神派這樣眾多醫家享有“某火神”、“某附子”之譽者,可說絕無僅有,足證其用藥風格之鮮明,歷代薪傳不斷,影響堪稱深遠。單從這一點上可以說,其它醫派都遠不可及.

3 火神派的著作 


鄭欽安的《醫理真傳》成書于清同治八年(1869),這是火神派的奠基之作,《醫法園通》成書于清同治十三年(1874),該書羽翼了《醫理真傳》。鄭氏還著有《傷寒恒論》。據《全國中醫圖書聯合目錄》統計,鄭欽安三種醫著在1869—1940年間曾多次刊印,共有30種版本流傳于世。在清末,刊行版本種類之多,刊行頻率如此之高,除了經典醫籍和陳修園的著作外,能如此流行和傳播的醫書是少見的。1962年云南中醫學院將《醫理真傳》和《醫法園通》作為教參資料翻印;1987年、1990年四川巴蜀書社先后校點出版《醫理真傳》和《醫法園通》(唐步祺);1993年,中國中醫藥出版社校點刊行《醫理真傳》和《醫法園通》(余永敏等);1994年北京古籍出版社影印發行上述兩書;1996年四川巴蜀書社出版《鄭欽安醫書闡釋》(唐步祺),含鄭氏所著三本著作。鄭欽安火神派思想可謂薪火燈傳。

其它火神派傳人的著作主要有:祝味菊:《傷寒質難》、《祝味菊醫案選》等;吳佩衡:《麻疹發微》、《傷寒論新注》、《吳佩衡醫案》等;盧鑄之:《鄭欽安先生醫書集注》、《金匱要略恒解》、《盧氏醫學心法》、《盧氏臨證實驗錄》等;劉民叔:《素問痿論釋難》、《傷寒論霍亂訓解》、《腫脹十三方》、《華陽醫說》、《魯樓醫案》等。范中林:《范中林六經辨證醫案選》等等。這些都是研究火神派思想的重要資料。

綜上所述,完全可以看出,火神派作為獨特的醫學流派確實具備各項條件,與其它醫派相比,毫不遜色。從大量醫案中,可以看出火神派諸家擅用附子干姜屢起大證、重證(筆者前曾在《壺天漫筆》中多次介紹),驚世駭俗,在全國獨樹一幟,而且代有傳人,發揚光大,歷百余年而不衰,至今猶有余韻。當今該學派有些式微,是有多種原因的,唯其如此,才有努力發掘的必要。

序號 評論者 共有評論 0   【論壇瀏覽】  【發表評論】 評論時間
當前無任何評論,或評論已被禁止顯示
 共有評論數 0  每頁顯示 10
頁碼 1/0  |<  <<     >>  >| 
Powered by DiY-Page 5.3.0 © 2005-2019
江西快3走势图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