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味堂中醫氣功普教網  
歡迎您光臨 五味堂 (www.kqqxvd.tw)濟世之道,莫先于醫;療病之功,莫先于藥……五味堂 宗旨:【傳承中醫中藥國粹,弘揚氣功武術瑰寶——致力于全民健康!】五味堂網站是提供傳統中醫養生保健知識、經方秘方驗方、中藥草藥知識、醫療保健氣功、武術氣功、傳統拳械、易學邊緣知識等,供網友、會員繼承、應用、研究、發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的網上交流平臺……網站正在逐步建設完善,現已開放注冊,歡迎有志于振興中醫、弘揚國粹的同仁蒞臨指導交流,共同研討、提高。也歡迎所有信任和支持傳統中醫藥、民間中草藥、武術氣功的朋友經常來 五味堂 了解、學習、交流。祝大家健康快樂 ^_^
..
..
..
點擊交談..
..
..

論壇帖子內容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ad Content
第五章 太陽病綱要
作者 五味堂主   查看 10273   發表時間 2008/3/7 21:40  【論壇瀏覽】

第五章 太陽病綱要

劉力紅

太陽病欲解時, 從巳至未上。

一、篇題講解

讀太陽篇我們首先要看這個篇題,就像讀書首先要讀書名一樣。這個習慣大家應該養成,特別是一些需要精讀的書,那是一個字也不能放過。

讀經典必須弄清三義,即字義、句義、總義。三義清楚了,沒有讀不懂的經典。我們首先從總義的角度來看這個篇題:“辨太陽病脈證并治”,它講的是什么內容呢?它主要討論辨別與判斷與太陽相關的病名、病機、脈、證及其相關的治療這樣一個問題。透過這樣一個題目的分析,我們就能把握中醫的一些性質。現在有一種思潮,認為中醫只講辨證不講辨病,或者詳于辨證略于辨病,所以,要與西醫相結合,要辨病加上辨證。對于持這樣一個看法的人,我常常說他們根本沒有讀過《傷寒論》,不能算是中醫說的話。你讀過《傷寒論》你就知道,中醫怎么不辨病呢?中醫首先是辨病然后才是辨證。辨病是首位,辨證是次位。你不首先確定是太陽病,你怎么去進一步肯定它是中風還是傷寒。所以,說中醫沒有辨病,那是個天大的誤解。

1.辨釋

首先釋第一個辨字,辨字比較簡單。《說文》曰:判也。《廣韻》說:別也。合起來就是一個判斷、區別之義。《康熙字典》載《禮學記》注云:"辨謂考問得其定也。"又載《周禮天官書》注云:“辨謂辨然于事分明無有疑惑也。”綜合以上諸義,辨就是將通過各種途徑所獲取的這些材料進行綜合的分析判斷思維,然后得出一個很確定,很清楚的東西,這個過程就叫作辨。結合中醫來說,就是根據四診的材料,進行綜合分析思維,然后得出明確的診斷,辨就是講的這個過程。

序號 評論者 共有評論 15   【論壇瀏覽】  【發表評論】 評論時間
1 紫色風靈 樓主,看不到????? 2008/3/18 21:09
2 yubin 看不到
樓主,看不到,能重發一次嗎?
謝謝!
2009/11/9 21:45
3 五味堂主 2.太陽釋

(1)太陽本義

太陽有些什么意義呢?我們先來看它的本義,就是原來的意,這個意我們通稱為日。將日通稱為太陽,或者將太陽通稱為日,這都是大家知道的。其次就是《靈樞·九針十二原》說的“陽中之太陽,心也”,這里把心喻作太陽,為什么呢?張介賓說:“心為陽中之陽,故曰太陽。”太陽從它的內涵去看,也就是陽氣很盛大之義,所以,王冰說:“陽氣盛大,故曰太陽。”

  (2)太陽經義

以往研究《傷寒論》的人,有的認為六經就是講經絡,有的認為除了經絡還有藏府,有的認為六經是講界面,這就告訴我們,六經的概念內涵很豐富,它不是一個方面,它是多方面的。這里我們只從經絡的角度看看太陽的意義。太陽的經絡有手足太陽經,特別是足太陽經非常重要,這一點我們在前面已經強調過。足太陽具有什么特色呢?足太陽起于睛明,上額交巔,然后下項夾脊,行于背后,沿著人的身后、腿后,最后到達至陰。我們比較十二正經,足太陽是最長的一條。它的分布區域在十二經中是最長最廣的,特別是布局于整個身后這一點非常有意義。大家也許有過這樣的經驗,特別是對風比較敏感的人,如果風從前面吹來,你會覺得無所謂,要是風從后面吹來,你會馬上不舒服。為什么呢?明槍易躲,暗箭難防。《內經》一再強調“圣人避風如避矢石”,所以,對這個風大家不要小看了。

  在《內經》的時代,能夠遠距離,并且在不知不覺中傷人的有什么呢?就是這個矢石。而矢石從前面發過來,你還容易察覺,容易躲過去,如果矢石從后面打來,那就不容易躲過了。有幾個人真能像金庸小說里寫的,腦后生目,辨器聽聲呢?圣人把風比作矢石,可見風對于人體的危害之大。而前面來的風我們容易察覺,后面來的風就比較困難了。這個風從后面來,偷偷摸摸的,所以,又叫賊風。人體靠什么對付從后而來的賊風呢?這就要靠太陽。太陽居后的意義正在于此。前人把太陽比作六經藩籬,就與太陽居后有很大的關系,并不是說太陽經的位置最淺表。

對于經絡循行的這樣一些部位,大家要很留心,傷寒的六經辨證有很大一部分與這個相關。病人的腿痛,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痛,你要問得很具體,不是光問一個腿痛就了事,是前面痛還是后面痛?是外側痛還是內側痛?如果是后面痛,胋窩的地方痛,那肯定與太陽有關,你要從太陽去考慮它的治療,這就很自然地把你帶入了六經辨證。所以,要學好傷寒,弄清楚經絡的意義是很重要的。

(3)太陽府義

太陽府有足太陽膀胱府,手太陽小腸府。“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。”所以,膀胱是津液之府,是水府。那么,這樣一個水府為什么要跟太陽相連呢?這個連接正好昭示了水與氣化的密切關系。一個水、一個氣化,太陽篇的許多內容都與這個相關。
另外就是手太陽小腸府,小腸府與太陽篇的關系雖然沒有膀胱那么直接,但是,它的內涵值得在此一提。《素問·靈蘭秘典論》云:“小腸者,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。”對于這個“受盛”,王冰解釋說:“承奉胃司,受盛糟粕,受已復化,傳入大腸,故云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。”而張介賓則云:“小腸居胃之下,受盛胃中水谷而分清濁,水液由此而滲于前,糟粕由此而歸于后,脾氣化而上升,小腸化而下降,故曰化物出焉。”以上王張的兩個解釋,都將“受盛”作復詞看,這個看法未必恰當。因為受即承納、接受之義,已經具備了上述的復詞意義,盛呢?《說文》云:“黍稷在器中以祀者也。”故盛的本義原非盛受,而是置于器中以備祭祀用的谷物。“盛”是用來作祭祀用的,王冰把受盛釋作“受盛糟粕”,而張介賓雖然未全作糟粕講,可是也有糟粕的成分,這怎么可能呢?古人祭祀所用,必是精挑細選的上好佳品,怎么可能是糟粕?因此,王張的這個解釋值得懷疑。

盛為祭祀用的精細谷物,這與小腸接納經胃熟化、細化的水谷甚為相合。另外一個方面,盛是作祭祀供奉用的,在這里小腸承納的“盛”用于供奉什么呢?當然是供奉五藏,因為五藏乃藏神之所。(“受盛”與祭祀。)用水谷之精微來營養藏神的五藏,這不就是一種祭祀供奉嗎?這樣的解釋才基本符合“受盛之官”的涵義。從這個涵義我們看到,古人若不知道小腸是吸收營養的主要場所,決不會用“受盛”這個詞。

(4)太陽運氣義

談過了太陽的本義、經義、府義,下面來看太陽在運氣方面的意義。在運氣里,太陽在天為寒,在地為水,合起來就是太陽寒水。太陽為陽中之陽,為什么要與寒水相配呢?我們可以從以下這些方面來思考。

①水義釋

有關水的意義,我想大家應該很熟悉。水對于我們日常生活是一天也不能缺少的東西,水是生命過程不可缺少的一個重要因素,也是生命最重要的組成部分。我們男的稱起來有100多斤,女的有90多斤,但主要的東西是什么呢?是水。大家還可以打開世界地圖看一看,占絕大多數的是什么?依然是水,陸地只占很少的一部分。老子說“人法地”,所以,我們人身也是這樣,水占絕大部分。從這個組成,從我們的生活經驗,水的重要性可以很容易地感受到。

二十多年前,唐山發生大地震,死的人有幾十萬,可是有的人被埋十來日竟又奇跡般的活過來,為什么呢?就是因為有水。所以,一個人一個星期不吃東西是沒有問題的,但是不能沒有水。西醫的看法也是這樣,病重了,他最關心的是什么呢?還是這個水。小便量多少?液體量多少?水電解質平不平衡?總之,水對生命來說,它的重要再怎么形容也不過分。
再舉一個簡單的例子,我們要過生活,那你看看這個"活"字怎么來?沒有水(氵),活得了嗎?所以,要活下來,就必須得靠水。

水作為生命的要素,它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層面,這個層面我們可以通過易卦來體悟。易卦里代表水的叫坎卦,水本來是最陰的東西,用卦象來代表這樣一個東西應該都用陰爻,可是我們看一看坎卦卻并不是這樣,它是陰中挾陽,這就構成了水的一個最重要的要素。有了這個陽,這個水就是真正的活水,就能為生命所用。沒有這樣的一個陽,這個水是死水一潭,死水對生命有用處嗎?沒有用處!

功夫在詩外。李白有一首著名的詩,叫《將進酒》,其中有兩句這樣寫道: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還。”中理工大學校長楊淑子教授在看到李白的另一首詩“日照香爐生紫煙”時,從現代科學方面作了許多有啟示的聯系。那么,作為一個中醫,我們看到李白的這首《將進灑》會不會有所感受,會不會問個為什么?黃河之水為什么會從天上來?天上哪來的水呢?這就存在一個“搬運”的過程,肯定有一個東西將水搬運到了天上,這個東西就是陽,就是太陽。《內經》講“地氣上為云”,就是指的這個過程。地氣怎么上為云呢?陰的東西它總是往下沉的,我們讀讀《尚書·洪范》的五行就知道:木曰曲直,火曰炎上,土曰稼穡,金曰從革,水曰潤下。水總是往下的,人往高處走,水往低處流,你做一個簡單的試驗就會知道,潑出一碗水,看它往上升還是往下走。所以,水要往上升,要成為云,就必須借助陽氣,就必須借助火。因此,水要成為活水,要能循環起來,運動起來,要能真正為生命所用,它就必須借助陽氣的作用。坎卦中爻為什么不用陰爻而用陽爻呢?道理就在這里。從坎卦的情況我們了解到,易卦揭示事物是從很深的層面去揭示,這就告訴我們要想弄通中醫的理論,易的學問不能不稍加留意。

②寒義釋

按照常理,這個水被陽氣蒸動起來了,就應該越蒸越上,蒸蒸日上嘛,但它為什么又會降下來?這里有一個什么因素呢?水被蒸動因陽而上,當到達一定的高度以后,就會遇到一個重要的因素---寒。不是有“高處不勝寒”的詩句嗎?高的地方很寒冷,你到西部高原,看看超過海拔幾千米的高山,即便是盛夏時節,山腳下郁郁蔥蔥,而山頂上卻白雪皚皚,你會真正感受到高處不勝寒。水被陽蒸成為氣,當這個氣遇到高處的寒,就又復凝結為水。高處的水越凝越多,當達到一定的重力,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因素作用,它就會重新降下來,這就是《內經》所說的“天氣下為雨”的過程。可見這個黃河之水確實是從天上來的。可是天上的水又從哪里來?這一點李白沒有作交代,但是,我們學中醫的卻應該清楚這一點。

活水的三個要素。上述這個過程,一個上蒸,一個下降,一個下降,一個上蒸,水就變成活水,就“自有源頭活水來”。這個水對生命的意義很大,大家想想,靠我們人工來灌溉的植物有多少呢?就整個植物界而言,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大部分要靠老天來灌溉。靠老天,如果沒有太陽,沒有上面這些因素參與,行嗎?不行!水循環不起來,萬物利用不了,再多的水也等于零。所以,這個過程,一上一下,太陽起什么作用?寒起什么作用?水起什么作用?太陽、寒、水實在地講一個都不能少,一環扣一環,少了任何一個,水都循環不起來。前面我們講“活”離不開水,是從靜的層面來講,這里我們再要討論“活”,就得從動的層面入手了。所以,太陽寒水這樣的搭配,有它很深刻的含義。

我們討論太陽篇,如果從很深的層面去討論,它實際上就是講的這個水的循環過程。這個循環過程在任何一個地方卡住了,就成為太陽病。有些時候是在上升的過程中卡住了,有些時候是在下降的過程中卡住了,所以,太陽篇里講經證、府證。如我們用麻桂二方治療太陽經證,就是因為在蒸騰上升的這個過程出了障礙,地氣不能上為云,所以,我們要用發汗的方法,通過發汗,使汗從皮毛而出,那這個上升的障礙就消除了。水到天上以后,又要云變為雨,這個過程是下降的過程,這個過程障礙了往往就是府證,我們要用五苓散來解決。五苓散是太陽篇很重要的方,張仲景主要用它治療蓄水,治療消渴。五苓散為什么能治渴。五苓散為什么能治消渴?它里面沒有一樣養陰藥,沒有一樣生津藥,它用的是白術、茯苓、澤瀉、豬苓、桂枝,反而有桂枝這樣的辛溫藥,沒有一樣生津藥,它怎么能夠治療口渴?這個似乎不容易想通,不但你們不通,我也不通。但是,如果你把它放到太陽里,放到自然里,放到水的循環里,這個疑惑就很容易解決。地氣上為云了,還要天氣下為雨,如果天氣不下而為雨,那大地就會出現干旱,這個事實大家都是經歷過的。那這個大地干旱在人身上是什么反應呢?地為土,脾主土,開竅于口,所以,這個“干旱”首先就會出現在口上,就會有消渴。五苓散能使天氣下為雨,解決這個下降過程的障礙,那當然能治渴了。老子講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我們從五苓散為什么能治渴這樣一個問題的解決,應該對老子的這段話有所感悟。道法自然是老子講的最高境界,入到這個境界,你看什么問題都一目了然。學中醫的應該很好地領悟老子的這個竅訣。這個竅訣領悟好了,中醫在你眼里是滿目青山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如果這個竅訣一點沒有把握,你不“道法自然”,只是“道法現代”,那中醫在你那里,也許就會是“泥牛入海”。

整個太陽篇實際上都是講這樣一個問題,大家慢慢地去體味,這個過程很有意思。不管是麻黃湯、桂枝湯、五苓散,還是大青龍、小青龍、越婢湯,這些方都是在講水。所以,我給太陽篇總結了一句話:治太陽就是治水。治水就要做大禹,不要做鯀!治太陽就是治水。以上是太陽的大體涵義。
2009/11/11 20:59
4 五味堂主 3.病釋

(1)病之造字

病,對于當醫生的講,應該太司空見慣了,但是,要真正地詢問大家懂得這個“病”沒有?恐怕就會有不周到的地方。從這個病的造字,我感到中國文字的內涵真是太豐富了。古人講一指禪,也講一字禪。一個字里面有很深的涵義,有妙理,有禪機。有些時候只要你悟透了一個字,這門學問的門就被打開了。像病這個字,如果你真正解通了,那中醫就沒有太大的問題。張仲景在他的《傷寒雜病論》序中寫道:“若能尋余所集,則思過半矣。”思過半矣。我這里也斗膽借用這句話,如果病字你真正弄通了,那對于中醫也是“思過半矣”。

我們首先來看病這個造字,病由疒+丙而成,疒是形部,丙是聲部。病的形部“疒”在古文字里也是一個單獨的字,它的讀音是:尼厄切。《說文》解為:“倚也,人有疾病象倚箸之形。”為什么叫倚呢?人有疾病以后就會不舒服,不舒服當然就想靠著,就想躺著。所以,"疒"字就像一個人依靠在一個東西上,是一個象形文字,人生病了就是這副樣子。所以,《集韻》說:"疒,疾也。"因此,形部的這個偏旁實際上已經代表了現代意義上的疾病,在英文里可以用disease這個單詞表示。

[在古漢字中,“病”字是一個會意字。這個字的左半部,是一個床榻的符號;右半部是一個人的符號。人與床平行,說明人是躺在床上的。這個字后來演化成了"",也就是今天漢字偏旁中的"疒"。(這一段有甲骨文)]

既然病字的形部偏旁已經代表了廣義上的“病”字,那么,偏旁之外,為什么還要加上這個"丙"呢?是不是僅僅為了讀音。學會咬文嚼字。這個問題記得在第一章里已經有過討論,聲符不僅表音,而且表義,并且聲符所表的這個義對于文字是很關鍵的部分,這一點也希望研究古文字的同道注意。

一個形符"疒",一個聲符"丙",就把疾病所牽涉到的方方面面揭示出來了。現在我們重點來看丙字,丙是十天干里面的一干,位于南方,五行屬火。所以,古人云:東方甲乙木,南方丙丁火,西方庚辛金,北方壬癸水,中央戊己土。《說文解字》釋云:“丙位南方,萬物成炳然。陰氣初起,陽氣將虧,從一入冂,一者陽也。”炳然就是很茂盛,《素問·四氣調神大論》的“夏三月,此為蕃秀”,說的就是這個炳然。陰氣初起,陽氣將虧,是言夏至一陰生,一陰生后,陰五味堂道漸息,陽道漸消。一是什么?一就是陽。這又關系到了易象的問題,文字起源有一種八卦說,這里應該是一個根據。冂,徐鍇釋為:“門也,大地陰陽之門也。”丙位南方,處夏月,夏月是陽氣釋放最隆盛的時節,然而盛極必衰,所以,陽氣在夏至以后,就要逐漸地轉入到收藏,這個“從一入冂”的造字實際上就反映了這個過程。丙的上述意義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十分深刻的問題。

(2)疾病的相關性

丙代表南方,代表方位。那么,方是干什么的呢?《易·系辭》講:“方以類聚,物以群分,吉兇生矣。”方是用來聚類的,所以,東方就有東方這一類的東西,南方就有南方這一類的東西。"疒"這個形符加上丙以后,就揭示出一個很關鍵的問題:疾病的相關性。醫學所關注的最核心問題就是相關性問題。傳統文化的要義,已經在這里體現出來了。

上面這個問題為什么說很重要呢?因為不管你是什么醫學,中醫也好,西醫也好,藏醫也好,蒙醫也好,他所探討的一個關鍵問題就是疾病的相關性。這個病跟什么因素相關?從發生的角度說,什么因素導致這個疾病,這個發生的相關性是什么?我們探討一門醫學,探討的最根本的是什么東西?歸納起來就是一個疾病的相關性。21世紀是生物醫學世紀,醫學研究將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基因方面,目的就是要解決在基因這個層次的相關性問題。有些疾病像艾滋病或其他什么疾病存在一個易感人群,張三剛接觸一次就感染上這個疾病,而李四成天地接觸也沒有問題,是否在某個基因片斷上存在易感基因?如果存在這樣的易感基因,那么,對這個相關片斷的特殊基因進行處理,使它不再具有易感性,這從疾病的預防角度來說就徹底解決了。所以,無論是疾病的發生還是疾病的治療,都無外乎是這個相關性問題。

在前一章里,我們曾舉過三個病例,一個是惡性腫瘤,一個是坐骨神經痛,一個是胃痛,三個疾病的相關因素都是寒濕。寒是北方的氣,濕是中央的氣,一個北方,一個中央,這就把疾病所相關的最重要的那個因素歸結到方上來了。生物醫學它把疾病的相關性放在基因這個層次來研究,在基因這個層次來進行攻關。也許到21世紀后半葉,或者到22世紀,基因這個課題攻破了,那么,相關性的研究將放到后基因的層次。而中醫呢?中醫這個相關性就放在“方”上。方以類聚,這個類可以很多,可以數不清,正是由這些不同方屬下面的“類”導致了眾多疾病的發生。所以,疾病的因素再復雜,它也離不開這個方。反過來,我們治療疾病叫開方,開什么方呢?就是開的上面這個方。中醫治病為什么叫“開方”?如果你是寒導致的疾病,那這個致病的因素在北方。北方你拿不走,但,你可以模擬一個能夠對治它的“方”去對付它、去協調它。比如這個“寒”,你可以根據“寒者熱之”這個原則,模擬一個南方,就用這個南方去對治上面的北方。南方起來了,北方自然要下去,不可能冬夏在一個時間里出現。中醫治病的真實境界其實就是利用藥物的不同屬性來模擬不同的方,不同的時間、空間。時間可以用藥物來模擬,空間也可以用藥物來模擬,治療疾病就是方的轉換,就是時空的轉換,將人從不健康的疾病時空狀態轉換到健康的時空狀態。有關這個轉換,我們將在以后的逐章里詳細討論。所以,總起來說,疾病所相關的關鍵要素就是這個“方”。病的造字為什么要用“丙”呢?原因就在這里。

方以類聚,那么,可以用來聚類的方有多少呢?從基本的角度說有五方,東南西北中,但,如果按易的經卦分則有八方,按年支分有十二方,按節氣分有二十四方,按六十四卦分,則有六十四方。我們看羅盤,羅盤上面就有這些不同層次的方分。所以,學中醫的應該買羅盤來看一看,羅盤不光是風水先生用,中醫也可以用,至少它可以幫助你認識這個方,認識與疾病最相關的這個因素。

這里我們先從最基本的方(五方)來討論,看看每一方里究竟聚有哪些相關的類。

①時間

方首先是聚時,東方聚寅卯辰時,聚春三月,余者依此類推。所以,時是方里面一個很重要的類。《素問·六節藏象論》云:"謹候其時,氣可與期。"又說:"不知年之所加,氣之盛衰,虛實之所起,不可以為工。"這就是說疾病發生的一個相關因素就是時間,與時間有關系,這是中醫很重要的一個特色。你看一個腫瘤病人,他1994年發病與1995年發病就不同了,可西醫不管這一套,他只看這個CT的結果,活檢的結果,至于1994年發還是1995年發跟他沒什么關系。但,如果中醫也這樣看,也不管這個1994、1995,那就會完蛋。那你不可能真正弄懂病,因為與疾病發生的一個很重要的相關因素你沒有考慮進去,你怎么可能全面地認識這個疾病?所以,這個時間你要謹記,這個病在1994年發與1995年發完全不同,因為相關性不同了,年之所加,氣之盛衰不同了。作為一個中醫,如果這一點忽略了,那很大的一塊你就失掉了。不知時不足以為工。

時間的問題現代醫學也在逐步的認識,比如藥物的服用時間已經得到一定的關注,像強心甙這類藥,在凌晨服用要較其他時間服用效價增加上百倍,還有一些激素類的藥物,也有類似的情況。但,從本質上來說,西醫對時間的認識還與我們有很大的差別。有關時間的相關性今后我們會有較多的討論。

②五行

方所聚的第二個因素是五行,即金木水火土,東方木,南方火,西方金,北方水,中央土。所以,疾病跟五行是很有關系的。這種關系在《內經》里面隨處可見。你不談五行,你認為五行是迷信,那你的中醫搞不好。在《內經》里,在《中基》里,我們經常看到五行與陰陽相提并論,其實,五行就是陰陽的不同狀態。五行是怎么來的?陽氣處在生的狀態就叫木,處在長的狀態就叫火,處在收的狀態就叫金,處在藏的狀態就叫水,而生長收藏這個轉換的過程就是土。所以,五行是中醫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大家千萬不可輕視。

③六氣

方所聚的另外一個因素是六氣,即風寒暑濕燥火。東方生風,南方生火(暑),西方生燥,北方生寒,中央生濕。病機講:“夫百病之生也,皆生于風寒暑濕燥火”,百病的發生都與風寒暑濕燥火相關,都與這個方相關。是百病而不是某一個病,所以,六氣的相關性是普適的。

④五氣

五氣與上面的六氣有區別,它主要反映藥物的方位屬性,即寒熱溫涼平。東方溫,南方熱,西方涼,北方寒,中央平。前面我們講到中醫可以用藥物來模擬時間、模擬空間、模擬方位,就是依據藥物所具有的這個五氣特性。所以,把握五氣乃是中醫治方的一個要素。

⑤五味

五味也是方所聚的一個重要因素,東方聚酸,南方聚苦,西方聚辛,北方聚咸,中央聚甘。中醫的營養觀。中醫處方治病,依靠的是什么呢?很重要的就是藥物的這個五氣、五味。大家看《神農本草經》,它在每個藥物里先談什么呢?先談氣味,氣味放第一位,主治功效放在第二位。氣味是藥物的首要因素,功效主治是次要的因素;氣味是體,主治功效是用。這個主次,這個體用關系大家應該搞清楚。現在很多人不明體用,主次顛倒,只管主治功效,某某藥治某某病,頭痛就上川芎、白芷,腫瘤就上白花蛇舌草,完全將氣味拋到九霄云外,這個怎么能算中醫呢?我們再看《內經》,《內經》治病講補瀉,盛者瀉之,虛者補之,她憑什么補瀉呢?憑的就是這個氣味。所以,她講:"治寒以熱,治熱以寒",她講"木位之主,其瀉以酸,其補以辛。火位之主,其瀉以甘,其補以咸。土位之主,其瀉以苦,其補以甘。金位之主,其瀉以辛,其補以酸。水位之主,其瀉以咸,其補以苦"。所以,中醫治方她是憑氣味來治方,有氣味才有方可言。你憑一個活血化瘀,一個緩急止痛怎么治方?它算北方還是南方?是東方還是西方?

  中醫研究應該尋找什么樣的中醫課題。方里面所聚的每一類都是很值得研究的課題,現在大家都感到中醫的科研難找課題,其實這個方里就大有課題,而且這些才是對中醫真正有意義的課題。這幾十年,國家在中醫藥領域里投入了不少的資金,攻關課題也層出不窮,但是,大家冷靜地想一想,這些課題中有多少是對中醫有真實的意義呢?可偏偏就是這些課題容易中標,容易到手。你搞什么“方”的研究,標書出去就石沉大海了。

五味的研究也告訴我們,疾病跟飲食的相關性非常大,古人說:病從口入,禍從口出。這個說法在現代生活中能夠得到更充分的反映。像現在世界上的頭幾號殺手,心血管病、糖尿病、腫瘤病等,哪一個不與飲食有關?現代醫學研究飲食,它主要從食物的成分,脂肪多少,糖多少,微量元素多少,飽和脂肪酸多少,不飽和脂肪酸多少,從這些角度去認識。作為中醫,大家不可忘記五味的因素。

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從上面這些討論,大家應該發現中醫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在中醫里,導致疾病的是這些因素,可治療疾病的還是這些因素。真所謂: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中醫的這個特別之處,大家應該好好地去思考,好好地去琢磨。它與西醫的概念完全不同。像風是一個致病的因素,“諸暴強直,皆屬于風”。可是風又是一個治病的因素,風能勝濕。而西醫則完全不是這樣,像結核桿菌、葡萄球菌,這是致病的因素,那么,治病呢?它有另外一個可以殺滅這個致病菌的東西,比如抗生素。而中醫的病因你是殺滅不了的,風你怎么殺滅,沒有辦法。我們只能夠進行調整,只能根據古人給出的方與方之間的這個巧妙關系來進行對治。讓水能載舟而不覆舟,讓蕭何成事而不讓他敗事。中醫治病的路子就是這樣,如果從兵法來說,中醫治病是攻心而不是攻城。

西醫要取得這樣一個證,她要憑借一系列的現代手段。可以說整個現代科學都在幫助西醫取證,生物的、化學的、物理的、電子的、甚至將來的納米技術,這些都統統地在幫助現代醫學取證。而中醫呢?有誰在幫助中醫取證?沒有人幫你。科學現在還幫不了你,科學不但幫不了你,恐怕還會說你幾句。某某人如果真能望而知之了,她也許還會說你是搞迷信。所以,中醫很難啊!

前面曾向大家介紹過我的先師李陽波。先師故去后,我一直有一個心愿,就是將先師的思想整理出來,我想大家看到這個思想,會對你學中醫有幫助,會對你研究傳統文化有幫助。1997年,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中國中醫藥出版社的一位編輯,他對我談起的這部書很感興趣,同意協助我出版這部書,同時要求我在書的前面寫個長序來全面地介紹我的先師。因為先師沒有名,沒有任何學歷文憑,所以,需要用我這個博士充充門面。這樣我就把我所認識的師父從頭到尾寫了一遍。序言寫就后,我拿去征求部分老師的意見,這些老師都說:寫是寫得很好,就是把你的師父寫得太神了,太神了反而會有負面作用。其實我師父的這點能算什么呢?不過偶爾的望而知之,切而知之罷了。這樣一點小神小通比起扁鵲,比起張仲景,那又是小巫見大巫了。可是,就連我師父的這一點東西你都說太神,那你怎么可能相信扁鵲?相信張仲景?這就根本不可能。

中醫就是這么一個局面,不但整個科學不從根本上認可你,不幫助你去取證,反而會說你的閑話,拖你的后腿。也許有人會說,現在的中醫看起來不是很熱鬧嗎?現代給我們帶來了什么?又是科學化,又是現代化,又要走向世界,但是,你看到的這個場面是真正的虛假繁榮,是真正的泡沫經濟。我的這個話寫進了書,白紙黑字了,那就得負責,大家可以走著瞧。所以,我覺得中醫要學出來,說實在的真是不容易。沒有孔子所說的第三個竅訣“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”,那是搞不成的。中醫沒有其他的幫助,只有靠我們自己望聞問切來取證。除此之外,沒有第二條途徑。可是一旦學出來,這個意義就非同一般。就像剛剛舉的那個病例,我也覺得不可思議,一個小小的柴胡湯怎么會有這個作用。

這些年來,我對古人的“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”有了越來越深的感受,學中醫確實能夠做到這一點,確實能與這個相應。機緣來了,大家想聽我談些感覺,那我就談一談。像這本小書出版以后總會有幾個知音,總會影響一些人。倘若沒有這個機會呢?那你真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,管它春夏與秋冬。中醫的理論太美了,太完善了,在我看來她完全不亞于相對論。你就琢磨這個理論,個中也有無窮的樂趣。
2009/11/11 21:24
5 五味堂主 ●證的依據

證的依據:有諸內必形于諸外。前面我們說了,現代醫學取證,整個科學理論、整個科學技術都可以作為它的依據。那么,中醫這個取證,在理論上有些什么依據呢?這個依據就是《內經》所說的“有諸內必形于諸外”,這個就是最大的依據。不管你內在的變化是什么,不管你內在的變化多大,不管你內在的變化多么細微,都肯定會在外表現出來。這個是絕對的,沒有疑慮的。問題是我們能不能從諸外看到諸內?我們知不知道哪些外是反映哪些內的?這個相關性你能不能建立起來?這是一個很困難的地方。相關性、對應性肯定有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比較粗的變化大家都能察覺到,比如你黑著臉,不用說也知道你內心不高興。看到你樂哈哈,就知道你內心有喜事。這個是最典型的“有諸內必形于諸外”。但是,更加細微的,更加深內的變化,你有沒有辦法知道呢?這就要看你“見微知著”的功夫。從很微細的表象去發現很深刻、很顯著、甚至是很久遠的變化。實際上,中醫這個體系里已經有一整套這樣的方法。透過理性思維、透過內證和外證的方法來“見微知著”,來認識疾病,來獲取上面的“證”。這樣的一整套取證的思維、方法和技術就稱之為辨證。像中醫歷史記述的這些事例,像扁鵲望齊侯之色,張仲景診侍中大夫之疾,這些就是見微知著的過程,這些就是取證、辨證的過程。如果我們也把握了這個過程,那上述的東西也就不在話下。

前不久給先師的一位老病號,老朋友看病,他看的是喉嚨痛。南寧人見喉嚨痛就認為有火,就喜歡喝涼茶,結果越喝越痛,病人害怕了,前來找我。我一摸脈,雙脈很沉很沉,再一看舌,淡淡的,這哪有火呢?于是開了麻黃附子細辛湯,藥下去不到兩個小時,喉嚨疼痛就大大減輕,兩劑藥后,病告痊愈。這位老病號給我講述了二十年前經歷的一件事情,當時他家樓下的一位婦女,四十多歲,小腹疼痛一段時間后,到某大醫院做檢查,檢查的結果是盆腔腫瘤,需要手術治療。正在收拾東西準備住院手術的時候,先師的這位老朋友知道了,就跟病人家屬說,干嗎不找李醫生看看呢?病人聽了這個建議就找我師父看,師父看后說,這不是腫瘤,這是蟲,把蟲打下來病就好了。于是給病人開了藥,幾天以后,大便中果然拉出很多細細條條的東西來。最后這個病就這么好了,沒有做手術。再到這家大醫院檢查,什么腫瘤都沒有了。所以,大家真是不要小看了中醫這個證,這個東西如果你真能精細地把握了,那你就等于擁有了現代的這一切,甚至可能超過這一切。
2009/11/11 21:38
6 五味堂主 ●證與病的區別

下面我們來談一談病與證的關系,病講的是總,是從總的來說;證是言其別,講的是個性與區別。病言其粗,證言其細。比如太陽病,這個就比較粗,這是從總的來講。那么,太陽病里的中風證呢?這個就比較細,這就講到了區別。另外,在證里面它還有區別,有不同層次的證,比如中風是一個證,而組成中風的這些發熱、汗出、惡風、脈浮也是證,不過它是下一層次的證,是子系統的證,這個是從更細的微分上來談區別。
證是機體對疾病存在與變化以及病因的反映形式,由于個體不同,這個反映形式也不盡相同。打個比喻,我們在座的這十幾位,對同一件事情的感受會不會完全相同呢?肯定不會。就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,我們看同一部電影,隨著個人的生活經歷、個人的理念不同,對這個影片的感受和評價也會有差別。有的人會說這部片了太棒了,而有的可能會說:沒勁!前些日子我問一個人,《臥虎藏龍》這部片子怎么樣?他說太臭了!如果按百分打,最多能打59分。聽到他這個評價,我就動搖了,還值不值花這兩個小時呢?最后還是咬咬牙去看了,看后才驚呼險些上當!武打片是我很喜歡看的片子,可是要拍到《臥虎藏龍》這個份上,那真是不容易。
上述這個區別大家可以細細地琢磨,病與證的關系有時也是這樣。同一個病,個體不同,反映就有差別。這個就叫同病異證,病相同,證可以完全不同。所以,我們在制訂治療方案時,除了考慮病,還應該考慮證的因素。西醫治病主要強調辨病,強調辨病實際上就是強調共性的因素。一千個人患結核,一千個人都用抗結核藥,這個不會有區別。但是,大家想一想,一千個人得結核,張三跟李四會完全一樣嗎?肯定不一樣。當然,西醫找到了這樣一個共同的因素,這是很了不起的,很偉大的。從那么復雜的變化里,你能找出一個共性因素,這個就叫抽象,這個的確了不起。但是,你忽略了這個共性后面的復雜個性,這個完善嗎?這也是不完善的。所以,西醫具有她很偉大、很優越的一面,也有她不足的一面。中醫也講求共性,所以,一定要辨病,不辨不行,這是前提。中醫即辨病,又辨證。《傷寒論》的每一篇,都以辨某某病為先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但,僅此還不行,還要辨證,辨證就是要辨出個性來。共性你抓了,個性你也抓了,那就很全面了。我們把這樣一個區別說出來,大家就可以去評判兩門醫學,看看從理念上,哪一門更優秀。

  中醫是一門非常優秀的醫學,只可惜我們這些秉持中醫的后來人不爭氣,我們不是后來居上,我們把中醫搞成了慘不忍睹。搞成這個樣子不是中醫不好,中醫是好的,但我們沒有把它繼承好!
2009/11/11 21:39
7 五味堂主 ●分說證義

甲、"有病不一定有證"

總而言之,證為機體對病的反映。由于個體的因素不同,所以,反映的形式及輕重也會有很大的差別。有的反映程度輕微,有的反映形式隱匿,在臨床上都不容易察覺。這些都構成了所謂的“無證”可察。雖然“無證”,但疾病卻確實存在。見及“無證”之證即是“見微”。比如部分癌癥病人,在發現前往往都沒有明顯的不適,應該說這個病已經很重了,可是“證”卻很輕微。為什么會導致這個病重證輕的情況呢?這個問題我們在今后的篇章里會詳細的討論到。這就告訴我們,中醫的認證水平,實在就是辨識疾病的關鍵所在。像張仲景能夠提前這么多年知道王仲宣的病變,這就是認證的高手。實際上,那個時候王仲宣不是沒有病,也不是沒有證。只是病尚未成形,證也非常輕微。如果一點影子也沒有,那不成了無中生有。所以,張仲景既不是搞神通,也不是算命,只是見微知著罷了。

見微知著,我們可以從形氣上去看。見微者,言氣也;知著者,言形也。在氣的階段,往往它很隱微。我們常說捕風捉影,可是在氣的這個階段,它往往連風影的程度都達不到。而一旦成形了,它就會顯著起來。這個時候你很容易察覺,這個證是很明顯的。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這個過程,由氣到形。在氣的階段不容易顯現,不容易發覺,而到形的階段就不難識別了。如果在氣這個階段你就發覺了,這個就叫見微,那你肯定會知道沿著這個氣的發展,將來必定會有一個成形的變化,知道這個變化,這就叫知著了。見微知著就是這個意思。

見微知著,是中醫一個很關鍵的問題。《內經》里反復強調“上工治未病”,未病是什么?未病是沒病嗎?沒病你去治它,這不成了沒事找事。未病不是沒病,也不是預防醫學。未病就是尚未成形的病,是處在醞釀階段的病,是處在氣這個階段的病。這個時候你去治它,那真是不費吹灰之力,那真是小菜一碟。可是一旦等到它成形了,成為腫塊,成為器質性的病,這個就是已病,已經成形的病。這個時候就病來如山倒,病去如抽絲了。所以,上工他從來不治這個已經成形的病,治這個病的就不叫上工。治這個病你再厲害,上工也會看你的笑話,說你這是:“渴而穿井,斗而鑄錐,不亦晚乎!”

前些年閑來無事翻看史書,有一個非常精彩的片斷,內行看門道,外行看熱鬧。當時以為記住了,所以,沒有作筆記,也沒有記標簽。今天想把這一段告訴大家,可怎么也想不起細節來,是否出自《舊唐書》也不能記清。但,大體的情節還能勾畫出來:有弟兄三個,都行醫,三弟兄中,以老三的名氣最大,病人最多,門庭若市,許多病人抬著來,走著回去;老二的名氣略次,門庭也沒有老三這樣熱鬧;老大的門庭則是最冷落的,到他這里看病的也不是什么重病人。一次,一位高人帶了弟子參訪這弟兄三人,回去后,高人問弟子,你看這弟兄三個哪一個醫術最高?哪一個醫術最差?弟子不假思考地回答:當然是老三的醫術高,你看老三的病號這么多,這么重,療效這么好,所以,老三的醫術是最高的。相比之下,老大的醫術最差,你看他的門庭冷落,治的又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病,這算什么本事呢?師父聽了連連搖頭,非也!非也!三者之中,以老三之醫術最差,老三之醫道不能及老大的十分之一,老三充其量是下工,老二是中工,老大才是當之無愧的上工。老大治病不露痕跡,你在未病的階段就給你消除了,這個病在老大那里根本就沒有機會發展到成形的階段,在微的階段就消于無形了。所以,在老大這里怎么會見到像老三治的那些危重病人呢?老三治那么多的危重病人,而且也都救治過來了,看起來是救了人的命。可是在疾病根本沒有發展到這個階段的時候你不去發現它、治療它,等到折騰成這個樣了你才來救治,這不是“勞命傷財”嗎?

上述這個故事也許是史實,也許是虛構。但,不管怎么樣,個中的理趣卻是值得我們深思。你要治未病,首先是要知未病,在未病的階段你要能夠發現它,這就牽涉到認證的水平,見微知著的水平。你要能于“無證”中認證,這個才算是上工。現代醫學目前的各種檢查手段,也都只限在已病這個階段、成形這個階段發現問題,等到將來真正能夠作基因診斷了,恐怕也就進入到知未病這個行列。

乙、有證必有病

有證必有病,這是一定的道理,這個問題我們不用廣說。但在西醫里面會有例外的情況,比如神經官能癥,它會有很多的證,但它們卻無病可言。而在中醫里,不會出現這個情況。

丙、證之輕重

證是許多復雜因素綜合作用的顯現,所以,證的輕重程度還不一定能決定病的輕重。有些病人證很重,但,病卻很小、很輕,像一個牙痛,俗話說:牙痛不是病,痛起來卻要命。因此,對證的這個復雜性大家應該充分的考慮到。這也不是一時半時就能弄清的問題。

證的有無輕重取決于機體對疾病的反映程度;取決于機體對疾病的敏感性,當然,它還取決于機體與疾病的對抗程度,這些因素在我們研究證的問題時,都應該考慮進去。

丁、證之特性

證的特性,略述之,有如下幾點:

其一,證反映疾病所在的部位,這是證的一般特性。比如胃脘這個部位疼痛,反映了病有可能在胃。頭痛在前額,則說明病在陽明。也就是說證的部位與疾病的部位有一個相關性,這一點我們在辨證的時候應該考慮進去。

其二,證反映了疾病的性質,這一點對證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特性。辨出疾病之所在,那當然是重要的。比如你通過證確定了這是太陽病或陽明病,但是,六經里面它還有一個寒熱虛實之分,不區分這個性質,籠統地說這是太陽病或者陽明病,那還不行。比如確定了太陽表病,那你還得分一個傷寒、中風。傷寒、中風怎么分呢?這就要靠證。以上兩個特性合起來,就是病機。

其三,證反映個體之差異,證的這個特性對于我們區別體質,區分個性非常重要。受同一個致病因素的作用,而在證的表現上卻截然不同,比如都是傷食,而張三每每見瀉,李四則每每見吐。這樣一個證的差異,就把個體區分開來了。說明張三素體太陰這一塊比較薄弱,而李四有可能是少陽這一塊比較薄弱。

其四,證的兩面性。對于中醫這個證的研究,我們應該把眼界放開來。證,其實就是疾病的表現,所以,從這個角度而言,我們不希望它有。但是,從另一個角度看,證又可以幫助我們及時發現疾病,使疾病不至于隱藏下來,繼續危害生命。許多疾病,尤其是西醫的許多疾病,一表現出來、一檢查出來就已經是晚期,像一些癌腫和慢性腎炎。這個時候我們也許會說,這個證干嗎不早些出來。證,它一方面帶給我們痛苦,身體的痛苦,心靈的痛苦,但是,證往往又會提示我們疾病消除的途徑。如出汗,嘔吐,下利,這些都是常見的證,但是,中醫又常常利用這些“證”(汗吐下)來治病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因此,證的這個兩面性,證與病以及證與治的這個關系就值得我們好好的研究。做西醫的你可以不在乎這些細節,憑一疊化驗單你就可以定出乾坤,但是,做中醫的必須注意這些細節,每一個證你都不能放過。每一個證都有可能是“主證”,每一個證都有可能是你治療疾病的突破口。舉一個前不久的病例,病人女性,60來歲,主訴是失眠,劇時徹夜難眠,甚者會有幻覺、幻聽、喃喃自語,中西醫都治過不少,但都沒有解決。觀看前醫,除西醫的鎮靜治療外,中醫養心安神,滋陰潛陽的也用過不少。切診兩脈皆有滑象,于是開始我按痰濁來治療,用過溫膽及高枕無憂一類化裁,但,都沒有明顯效果。后來仔細聽患者訴說,患者這個失眠尤其在勞累以后厲害。鍛煉稍過,往往就難以入眠。正常人勞累之后,睡眠會更香,而這個病人卻恰恰相反。聽到這個“證”后,似乎什么都明白了。整個病的關鍵點就在這里,這個證就是突破口,古人講:勞倦傷脾。所以,這個病就在脾家上,就在太陰上。依法治之,投歸脾湯原方,數劑后即能安然入寐,到現在已經月余,每晚皆能安寐,再未服用安定一類。

其五,見證最多的疾病。前面我們說過,病與證之間的關系很復雜,并不是說證多病就多,也不一定證重病就重,這要看你從哪個角度去看這個問題。我們研究《傷寒論》會發現病與證的這個關系,方與證的這個關系,有些病(方)的證非常簡單,而有些病(方)的證卻非常復雜,非常多變。從整部《傷寒論》看,證最復雜多變的要數樞機病,水氣病。而方呢?就是對應的柴胡劑,以及治水氣的方,如小青龍湯,真武湯等。何以看出這復雜性,多變性呢?就從這個或然證去看。我們看《傷寒論》的397條,112方中,哪些條的或然證最多?就要數96條的小柴胡;318條的四逆散;40條的小青龍湯;316條的真武湯。小柴胡所治為少陽病,或然證最多,達七個,四逆散所治為少陰病,或然證有5個。少陽、少陰都主樞機,在前面第三章的時候我們已經討論過這個樞機的靈活性,而從這個或然證的多寡,我們亦看到了這一點。說明樞機的影響面很廣,臨床見證很復雜。這樣的關系弄清楚后,那么反過來,臨床如果我們見到一些見證十分復雜,不知從何處下手的疾病,當然就要考慮這個樞機的可能性了。水氣病的情況亦如此,大家可以自己去考慮。

戊、證之要素

證的問題我們談了那么多,它的最重要的要素在哪里呢?也就是說通過這個證我們最想了解些什么呢?除了上面這些內容,我們再作一個關鍵性的概括,就是陰陽。什么是辨證呢?--就是要在陰陽上討一個說法。證,我們可以通過望聞問切這些途徑得到,得到這些證后,經過我們對這些證的思考、分析、判斷,我們要得出一個什么呢?就是要得出一個陰陽來。就是要在陰陽上面討一個說法,這個上面有了說法,治病才能抓住根本。這是大家任何時候都不能忘記的。所以,陰陽既是起手的功夫,也是落腳的功夫。

證的問題就談到這里。


6.治釋

治在這里不準備作廣說。治的本義是水名,《說文》云:“水出東萊曲城,陽丘山南入海。”水從東萊曲城發源,然后在陽丘山南這個地方入海,這樣一條水的名字就叫治。所以,治的形符是水傍。治后又引申為理,所以,治理常同用。治這個字為什么要與水有這樣密切的關系呢?因為水這個東西,治之則滋養萬物,不治則危害眾生。水之治,有疏之、導之、引之、決之、掩之、蓄之等等,總以因勢利導為要,治病亦宜仿此,故用治也。所以,治病就必須從治水中悟這個道理。其實,不惟治病,治一切都要從此處去悟。
2009/11/11 21:42
8 五味堂主 二、太陽病提綱

1.太陽病機條文

太陽病提綱這個內容我們主要講太陽篇的第1條,即:“太陽之為病,脈浮,頭項強痛而惡寒。”這一條歷代都把它作為太陽篇的提綱條文,而清代的傷寒大家柯韻伯則將它作為病機條文來看待。在他的《傷寒來蘇集》中這樣說道:“仲景作論大法,六經各立病機一條,提揭一經綱領,必擇本經至當之脈證而表章之。”病機就是疾病發生的關鍵因素,我們從何處去發現這個因素呢?就從這個脈證中去發現。所以,柯氏談病機就用這個至當的脈證來表章。

查閱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59年3月版的《傷寒來蘇集》,脈證它用的是“癥”,證與癥現在的許多人也分不清,有必要在這里稍作說明。癥讀第四聲,意為疾病之癥狀或癥候。癥為今用字而非古字,第四聲的癥亦非繁體之簡寫,故《說文》、《康熙》皆未載此癥字。且聲符正字亦無簡繁之別。秦伯未認為證癥二字無別,可以通用。而從證癥二字的造字涵義去分析,則二字的差別甚大,證義廣而癥義狹,故兩者實不可以通用。西醫用癥而不用證,中醫則以用證而不用癥為宜。

既然提綱條文即是病機條文,那么,將上述條文作一個病機格式化會有益于我們對條文的理解。什么樣的病是太陽病?即格式為十九病機式的行文:諸脈浮,頭項強痛而惡寒,皆屬于太陽。病機條文一共講了三個脈證,一為脈浮,一為頭項強痛,一為惡寒,這三個脈證便成為鑒別太陽病的關鍵所在。那么,是不是三者一定具備才能判為太陽病呢?當然三者俱備那一定是太陽病,但若是僅具其一,或僅具其二,這個算不算太陽病呢?這個問題在歷代都有很大的爭議。我的意見比較偏向后者,診斷太陽病,并不一定三者皆備,有其一、二就可以定為太陽病。比如第六條:“太陽病,發熱而渴,不惡寒者為溫病。”這里明確地指出了不惡寒,三者之中已然少了一者,按理不應再定為太陽病,可是條首仍赫然地冠以“太陽病”。這就很清楚的告訴我們,病機條文的三個脈證,并不一定都需要具備,三者有其一或有其二,就應該考慮到太陽的可能性。同樣的道理,我們看《傷寒論》的條文,凡冠有太陽病者,都應該與這個病機條文的內涵相關,即便不完全具備這三個脈證,三者之一也是應該具備的。
2009/11/11 21:43
9 五味堂主 2.釋義

(1)脈浮

浮脈,就是觸膚即應的脈,李時珍《瀕湖脈學》說:“泛泛在上,如水漂木。”只要大家養成切脈時的舉按尋三個步驟,而不是像跳水隊員一頭就扎進水底,這個浮脈還是容易體驗的。有關脈浮,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理解。

甲、脈之所在,病之所在

脈浮的表象上面已經談了,為什么會出現這個脈浮呢?這是因為邪氣犯表,陽氣應之出表抗邪,脈便隨陽而外浮。由此可知,邪之所在,即為陽之所在;而陽之所在,即為病之所在。故脈之在何處,病亦在何處,如脈在三陽,則病亦在三陽;如脈在三陰,則病亦在三陰。

乙、“人法地”

我們在討論太陽的涵義時,談到太陽主寒水,其位至高。按照老子的教言,討論人的問題應該時刻與地聯系在一起,那么,在這個地上,什么地方堪稱至高呢?當然要算喜馬拉雅山。喜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大的山脈,而位于中尼兩國國界上的珠穆朗瑪峰海拔達8848米,為世界第一高峰。峰上終年積雪,其為高可知,其為寒可知,其為水可知。按照《老子》“人法地”的這個道理,如果要在地上找一個太陽寒水的證據,那么,這個證據非喜山莫屬,非珠峰莫屬。這便是與太陽最為相應的地方。太陽為病為什么要首言脈浮呢?道理亦在這里。浮脈就其脈勢而言,亦為脈之最高位,這樣以高應高,脈浮便成了太陽病的第一證據。

丙、太陽重脈

六經病的篇題都強調辨脈,都是病脈證三位一體,但是,我們從提綱條文,亦即病機條文切入,又會發現六經病中尤以太陽與少陰病更為強調這個脈象。太陽與少陰的提綱條文開首就討論脈象,太陽是“脈浮”,少陰是“脈微細”,而其余四經的提綱條文沒有言脈。太陽、少陰提綱條文對脈的這個強調,說明在太陽及少陰病的辨治過程中,脈往往起到決定性的作用,往往是由脈來一錘定音。如太陽篇42條云:“太陽病,外證未解,脈浮弱者,當以汗解,宜桂枝湯。”52條云:“脈浮而數者,可發汗,宜麻黃湯。”少陰篇323條云:“少陰病,脈沉者,急溫之,宜四逆湯。”當然,桂枝湯的應用未必就一個“脈浮弱”,麻黃湯的應用未必就一個“脈浮數”,而四逆湯的應用也不僅僅限于一個“脈沉者”,但是,從條文的這個格局,我們應該看到,這個脈是決定性的,這個脈就是條文的“機”。而其他各經的情況則很少這樣。我們很少看到說是:“脈弦者,宜小柴胡湯。”“脈大者,宜白虎湯。”這說明脈象在太陽、少陰病中有相當的特異性。

太陽、少陰之與脈為什么會具有這樣一個特殊關系呢?從前面脈的釋義中我們知道,脈乃水月相合,陽加于陰謂之脈。脈無陰水無以成,脈無陽火無以動。所以,一個水一個火,一個陽一個陰,就構成這個脈的關鍵要素。而太陽主水,為陽中之太陽;少陰為水火之藏,太少的這個涵義正好與脈義相契合。故曰:脈合太陽,脈合少陰。以此亦知脈的變化最能反映太陽少陰的變化。


丁、肺朝百脈的思考

脈與太陽,脈與少陰的這個特殊關系明確之后,我們現在轉入脈與肺的問題。《素問·經脈別論》云:“經氣歸于肺,肺朝百脈。”對這個“肺朝百脈”,《中基》從輔心行血的這個角度去解釋。從這個角度去解釋,就必須聯系到現代的肺循環,或者稱作“小循環”。血液經過大循環后,血氧耗失殆盡,右心室將這個含氧很少的靜脈血注入肺循環,在這里進行充分的血氧結合,然后再經肺靜脈入左心,再進入大循環。所以,機體的每一分血都必須經過肺循環,都必須在這里進行血氧結合。血液經過這道程序后,方流向身體各處。從這個意義來說,肺朝百脈是很容易理解的。但是,這樣一個理解又會連帶出一個問題,古人如何知道這個“肺循環”?如何知道這個“肺朝百脈”?是憑實驗呢?還是憑一個理性思考?

另一方面,我們從脈的本義而言,前面曾經提到,脈是水月相合而成。水的意義我們已經很清楚,月的意義上面也討論過。《說文》云:“月者,太陰之精也。”《淮南子·天文訓》云:“水氣之精者為月。”太陰之精為月,而肺主太陰;水氣之精為月,而肺為水之上源。從肺與水,從肺與月的這個關系看,它完全具備了水月相合之性,也就是完全具備了脈性。《素問》為什么說“肺朝百脈”?《難經》診脈為什么要獨取肺所主的這個“寸口”?顯然與肺的上述體性是有關系的。這就從另一個傳統的角度談到了脈與肺的問題。

把中醫放到天地里,放到自然里,許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過去學《中基》,對上面提到的這個“肺為水之上源”百思不得其解。肺怎么會是“水之上源”呢?1996年夏,當我第一次涉足西部;當我第一次看到白雪皚皚的高山;當我第一次看到高處的雪水飛流直下,湍湍流入金沙江時,心中的疑團頓然冰釋。這不就是“水之上源”嗎?這個時候才會對古人的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有體會。光讀書不行路,行嗎?不行!讀書是學,行路是思,“學而不思則罔”。所以,這個“行萬里路”也很重要。這個時候你才會感受到老子為什么要強調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老子的這四法才是真正的整體觀。中醫的特色是整體觀念,辨證論治。很多人也都會說這個整體觀念,但是,如果對老子這個“四法”沒有把握好,那整體觀念在你那里不可能真正的實現。

中醫你只把它放在人的圈子里,或者只結合一些現代醫學的東西,那很多的問題你是吃不透的,對這個理論你總感覺不放心。而一旦你把它放到天地里,放到自然里,許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對這個理論你也會感到很厚實,靠得住。

《素問·金匱真言論》云:“北方生寒,寒生水。”水本來屬于北方,現在怎么扯到西方上來。這就要關系到兩個問題,一個是相生的問題,金生麗水即從此出。這個問題我們下面會具體談到。另一個就是先后天的問題。我們觀察易系統的先天八卦與后天八卦,后天八卦中,坎水居于正北,所以,我們知道的這個北方生水,水屬北方,是從后天的角度來談的。那么先天呢?在先天八卦里,坎水不居北,它居于正西金位。坎水居西,這不正好說明了長江、黃河的這個源頭;這不正好印證了"肺為水之上源"的這個說法。所以,西金與水的關系,肺為水之上源,這都是從先天的角度來談。先天為體,后天為用,先天為源,后天為流。一個體用,一個源流,這些都是我們研究中醫很值得注意的問題。

《醫原·人身一小天地論》中說:“人之身,肺為華蓋,居于至高。”肺屬金,五行中金質最重,為什么從屬性上這個質性最重的肺反而居于“華蓋”之位?為什么高海拔的山脈絕大多數都位于西部?這些都是義趣很深的問題,思考這些問題必定有助于我們對中醫的理解,必定有助于我們對整個傳統文化的理解。

肺處華蓋之位,肺為水之上源,肺朝百脈,有關肺的這些義理與太陽的所涵甚相投合。為什么整個太陽篇中肺家的疾病占去很大的一成?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就在這里。所以,我們在考慮到與太陽相關的藏府意義時,就不能僅限于足太陽膀胱,手太陽小腸。

錢德拉塞卡教授的感嘆。錢德拉塞卡教授是美籍印度天體物理學家,198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,他在《莎士比亞、牛頓和貝多芬:不同的創造模式》(TruthandBeauty)一書中寫道:“有時我們將同一類思想應用到各種問題中去,而這些問題乍看起來可能毫不相關。例如,用于解釋溶液中微觀膠體粒子運動(即布朗運動)的基本概念同樣可用于解釋星群的運動,認識到這一事實是令人驚奇的。這兩種問題的基本一致性---它具有深遠的意義---是我一生中所遇到的最令人驚訝的現象之一。”當我們看到錢德拉塞卡教授這個精彩的感嘆之后,你是否對我們將長江、黃河的源頭,將唐古拉山、喜馬拉雅山與“肺為華蓋”、“肺為水上之源”這樣一些看似毫不相干的問題聯系在一起,也感到同樣的驚訝不已呢?

戊、上善若水

在結束提綱“脈浮”的討論前,我們還想順著上面的思路,再談一點關于水的問題。《老子·八章》云: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萬物而不爭,處眾人之所惡,故幾于道。”老子為什么將他心目中這個最善的東西用水來比喻呢?就是因為水它雖然出生高貴,雖然它善利萬物,但是,它卻能不與物爭,卻能處眾人之所惡。什么是眾人之所惡呢?就是這個至下之位。人總是向往高處,走仕途的都想升官,搞學問的也都想出人頭地,做生意的百萬富翁要向千萬富翁、億萬富翁看齊。再看這些出生高貴的太子、少爺,哪一個不是高人一等?哪個愿意處眾人之下?真正能像曾國藩這樣要求自己的后人,那真是太少太少了。當官的如果真能做到口號里喊的那樣,做人民的公仆,那真是不簡單。人的貪欲心決定了他很難這樣做,這就不“幾于道”了。不幾于道,那就是背道,背道的東西怎么可以長久呢?古人說:富不過三代。這是有道理的。就是李嘉誠你也沒辦法。因為人很難做到“幾于道”。很難有水一樣的習性。沒有水這樣的習性,你怎么可能源遠流長呢?富貴三代也就不錯了。

我們看人體的這個水,人體主水的是腎,腎為水藏,腎在五藏之中處于最低的位置,而腎之華在發,又處于人體最高的位置。一個至高,一個至下,水的深義便充分地顯現出來。岳美中先生參古人義,喜用一味茯苓飲來治療脫發,過去對此甚感不解,今天從水的分上去看它,也就不足為怪了。
2009/11/11 21:45
10 五味堂主 (2)頭項強痛

甲、太陽之位主頭項

太陽之位至高,前面我們講脈浮的時候曾經談到,浮脈從位勢上說也是一個最高的脈,這里講頭項,頭項在人體又是一個最高位。所以,中醫的東西除了講機理以外,還要看它的相應處,相應也是一個重要的方面。六經皆有頭痛,為什么在提綱條文里只有太陽講這個頭痛?這顯然是相應的關系在起著重要的作用。

乙、項為太陽專位

項,《說文》釋為:“頭后也。”《釋名》曰:“確也,堅確受枕之處。”醫家則多謂頸后為項。項的部位在后,這一點沒疑問,但,具體在后面的哪一段,上面的釋義卻比較含糊。那么,這個項的確切部位定在何處比較合適?大家摸一摸枕下的這塊地方有一個凹陷處,這個凹陷就像江河的端口,高山雪水就是從這里流入江河的,我以為這個地方應該就是項的確處。項便是以這個地方為中心而作適當的上下延伸。

太陽主水,足太陽起于睛明,上額交巔,然后下項,所以吳人駒云:“項為太陽之專位”,太陽的頭痛往往連項而痛,這就是太陽頭痛的一個顯著特點。其他的頭痛一般都不會連及于項。

此處講頭項痛之外,還加一個強來形容。舒緩柔和之反面即為強,所以,太陽的頭項強痛它還具有項部不柔和、不舒緩的一面。這個主要與寒氣相關,以物遇寒則強緊,遇溫則舒緩也。

另外一個方面,項強一證還在十九病機中出現,即“諸痙項強,皆屬于濕。”項為江河之端口,水之端口必須土來治之。因此,項強的毛病除與太陽相關外,還與太陰土濕相關。今天我們見到許多“頸椎病”都有項強一證,都可以考慮從太陽、太陰來治療。
2009/11/11 21:46
 共有評論數 15  每頁顯示 10
頁碼 1/2  |<  <<   1 2   >>  >| 
Powered by DiY-Page 5.3.0 © 2005-2019
江西快3走势图360